宏信证券四川信托欲卖楼、引战投多途径解困

2020-06-30 13:36:12

来源:北京商报

“被接管”传闻风波涟漪未平,多个资金池类信托产品出现逾期一事再次将四川信托推向风口浪尖。6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四川信托相关人员处确认了该公司部分信托产品出现逾期的事实,另据多位投资者透露,在今日召开的投资人面谈会上,四川信托方面已经给出了初步的兑付方案,包括引战投、拟用自有资金兑付、股东变买资产等方式解决目前的困境。在分析人士看来,对四川信托来说,目前首要的是应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先行解决资金缺口问题,让资产盘活起来,再解决兑付问题,不过这种方式依然需要一个过程。

多个项目逾期兑付

近日,一则“四川信托多个资金池类产品已出现逾期”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据了解,四川信托是在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整顿重组,合并部分优质资产并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改制设立的信托公司,于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目前,该公司注册资本为35亿元,共有10家股东,管理信托资产规模逾3000亿元。

6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此次逾期涉及的信托产品主要包括“申富12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锦江69号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申鑫7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多个项目。

何为资金池类信托?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介绍称,所谓“资金池”信托,泛指资金运用方式为组合投资的信托产品业务,其特点是泛资金投向,多个大方向限定,没有直接披露的投资具体标的,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四川信托官网公开信息查询后发现,“申鑫7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2019年5月31日正式成立,认购信托单位7280万份,募集资金总规模为7280万元,期限为2019年5月31日至2020年5月31日。,“申富12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锦江6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均于2019年5月29日成立,募集资金总规模分别为9440万元、5000万元,期限为2019年5月29日至2020年5月29日。

分析人士表示,从资金投向来看,上述项目符合资金池类信托特征,没有直接披露的投资具体标的,只给出了多个投资方向,例如,投向银行存款、国债、金融债、央行票据、债券逆回购、银行理财产品、货币市场基金及其它货币市场产品等。

一般而言,按照合同约定,信托公司在产品到期后,在10个工作日内若能为投资者兑付,不算违约,但上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已经超过10个工作日。一位购买“申富12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我们很多人都是在四川信托的财富中心签的合同,本来应该今年5月29日到期,谁知现在到期还不了本。”

另一位购买“锦江69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投资者也称,“因为四川信托宣传材料写的特别好,又是本地信托公司,所以才选择购买,没想到出现逾期,现在坚决要求兑付,未到期的产品提前终止合同。”

此次逾期涉及的产品、投资人数量、未兑付的金额有多少目前仍未可知,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四川信托仍未做出官方回应。6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四川信托相关客服人员,该客服人员向记者确认了“锦江69号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出现逾期,但当记者询问后续处置进展时,客服人员表示“目前还未有具体措施。”

拟卖楼、引战投解困

多个逾期未兑付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款项牵动着投资者的心,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6月15日上午,许多投资者来到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的四川信托总部川信大厦,在大厦的37层,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总裁刘景峰等人参加了与投资者的面谈。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现场视频,四川信托方面也给出了初步的补救措施,该公司准备转让所持有的宏信证券60%股份;股东增加注资,将注册资本由35亿元增加到50亿元,变卖川信大厦总部来抵扣资金;引进战略投资者,进一步清理底层资产回收资金。

这样的兑付方案也不是首次被提及,另一位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早在6月11日,四川信托就召开了中层会议传达了具体信息,从已知信息来看,四川信托将以五种方式筹资兑付,一项目本身抵押物,二自有资金,三股东变买资产,四信保资金,五战略投资伙伴入股,入股的国资股东大概率为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行业观察人士认为,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四川信托出现了流动性风险,项目延期概率较大,由于涉及投资者不少,应该会妥善解决,但可能需要一定时间。

对于四川信托给出的措施,有投资者表示,“此次逾期是因四川信托经营不善,造成不能如期兑付,四川信托应承担全责。但目前四川信托股东增资过程复杂而漫长,应尽快进行重组,否则兑付问题暂时无解。”多位投资者明确要求四川信托给出兑付的时间及计划。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四川信托出具的解决方案,是目前比较务实的选择,只是相关措施落实都是需要较长时间,亦需要多方协调,对于短期部分投资者的迫切需求难以解决。措施都落实的情况下,随着底层资产的逐步清理,客户资金会逐步到位,但差额部分是这个方案较难落实解决的问题,例如,投资者部分款项先回款,部分款项需要有个较长期的过程,所以,这是一场“持久战”。

自营业务不良率飙升至22%

虽然近年来监管多次表示要清理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但在实操过程中,压退相关业务却是难上加难。在《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一文里,监管首次对“非标理财资金池”作出定义:信托资金投资于资本市场、银行间市场以外没有公开市价、流动性较差的金融产品和工具,从而导致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不能一一对应、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的期限不匹配的业务。廖鹤凯称,广义的资金池业务其实还包括多对一、TOT(信托的信托)等类型。

有不少市场观点认为,TOT往往被信托公司用作逾期项目的接盘工具,期限错配、底层资产不明确的流动性风险一直存在。早在今年3月初,就有传闻称四川银保监局暂停了四川信托所有TOT类产品的备案与发行。而四川信托的TOT类产品项目也主要涉及申鑫、申富等系列,期限为12个月或14个月不等,收益率多处于8%-9%左右。

在传出暂停产品发行后不久,5月11日,市场再次一度曝出“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的消息,5月11日晚间,四川信托紧急在其官网发布声明表示,“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

声誉的频频受损已让四川信托难上加难,经营业绩的下滑更是让该公司雪上加霜,从业绩表现来看,据四川信托2019年的财报数据显示,四川信托2019年实现营收23.23亿元,同比下降16.67%;实现净利润5.21亿元,同比下降28.88%,自营业务的不良资产也从年初的4.66亿元,增长到年末的22.42亿元,不良率更是由年初的4.82%飙升至22.21%。

另据多名投资者透露,监管已成立工作组,共三十多人进驻四川信托。

对监管工作组入驻,逾期项目处置方案、资金池缺口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四川信托,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兑付问题按正常路径就是看底层资产和额外处置资产的处置速度,现在疫情期间确实都会比常规状态更难。四川信托更快的方式是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先行解决资金缺口问题,然后让资产盘活起来,不过这种方式依然需要一个过程,不是一两个月能解决的。乐观来看,一年内能全部解决就是最佳状态了。”廖鹤凯如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