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发现地摊经济!为什么要在此时大力推动?

2020-06-30 13:54:16

来源:凤凰网财经

“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近日,“地摊经济”一跃成为全网最火话题,“买五菱汽车”、“摆摊去”迅速成为刷屏朋友圈的素材。在6月3日晚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格政论坛上,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的专家解答了关于“地摊经济”的系列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乐观表示“非正规经济是一个普遍现象,也不分今天和明天,我觉得是应该保持下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讲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靖一还提出“地摊经济”对夜生活的重要促进作用——“我们不指望所有人泡吧,但可以指望所有人逛夜市”。当下的“地摊经济”也与从前大不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二维码支付的出现、数字技术工具的创新,“把原来根本不可能在网络系统里一下子全概括进去了”,线下的意义不亚于线上,新的形势下,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研究总监林晨总结了小微数字经济三大趋势:混合化、从被动到主动的转变、从单点到多面。

为什么要在此时大力推动“地摊经济”,应该怎么做?发展“地摊经济”是因为疫情冲击的临时起意,还是长期的方向?“地摊经济”会不会引发假冒伪劣产品盛行,又会带来哪些新问题新挑战呢?凤凰网财经总结了论坛上关于“地摊经济”的十问十答——

1、为什么要发展“地摊经济”?

一方面,“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对就业从来就是至关重要的”,“地摊经济”也是上述小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促进就业有重要意义,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认为,“不管是现在遇到挫折后恢复就业,还是正常经济状况下,他们能够把社会最脆弱群体吸纳劳动力市场。”同时,不仅是发展中国家有很多低下经济、非正规经济,发达国家中非正规企业、灵活就业都发挥着吸纳就业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蔡昉认为,小微企业代表创新的一个方向。在过去有人口红利的时候,大规模劳动力从农村到城市提高了劳动生产力,整体经济生产力也在不断提高,当转型速度放慢以后,新的生产力来自于资源重新配置,其中一个配置是不断创造性地破坏,不断有新的企业生出来,有些企业能成长为独角兽,也有很多企业始终是小微,他们能应用新技术新理念,对市场起到“鲶鱼效应”,推动已有市场主体提高竞争意识。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讲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靖一通过对“码商(依靠移动支付平台从事线下生意的小微企业主)”的数据监控发现,4月份新增“码商”最多城市是佛山、温州、广州、郑州和南宁,既有东部用工大省,也有劳务输出的大省,所以他也认为,在外需下降、就业压力紧张的现在,“个体经营户或者地摊经济真的可以当做就业蓄水池”。同时,王靖一还提出“地摊经济”对“夜经济”有重大意义,认为它是“夜经济”中最具烟火气的一部分,“我们不指望所有人泡吧,但可以指望所有人逛夜市”。

2、发展“地摊经济”是因为疫情冲击的临时起意,还是长期的方向?

对于“地摊经济”的长期未来,蔡昉持乐观态度,“非正规经济是一个普遍现象,也不分今天和明天,我觉得是应该保持下去的。”但目前具体落地的情况尚不明确,短期而言,例如“是否允许占道经营”,他认为“这是优先序选择问题”——“如果经济没有恢复或者正在恢复过程中,需要大家尽快就业、尽快有收入,道路可以做出让步。长期看我们赞成城市要活,要让每一个人按照能力去通过劳动获得收入改善生活水平,同时城市活力也是在这些基础上,所以后续车多起来也就不能占道。”

3、如何支持“地摊经济”?

蔡昉列举了三点:第一,必须做到让小微市场主体在进入市场活动时真正面临 “零障碍”;第二,通过补贴手段确保他们成为疏困救助主要受益者,“在市场失灵情况下不能算经济账”;第三,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为他做主,必须让他们“诉求有门”;第四,通过高科技平台要对小微个体经营户进行扶持。

4、与支持其他经济相比,“地摊经济”有哪些不同?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讲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靖一认为税收和传统经营扶持政策难以覆盖最小微的人群,这些“地摊经济”经营主最关心实际上是租金、水电费和商品运费、进货价格等直接关乎成本的因素,因此扶持“地摊经济”也要从这些具体事项上下功夫。

另外,王靖一特别提到两点,第一,防疫严肃性不能忽视,个体经营户之所以遭受大冲击是因为疫情,之所以能够恢复是因为疫情缓和了,防疫是一切的底线。第二,因地制宜开展各地争取利用好政策的窗口期,因地制宜有序引导。但并不一定所有地方都要推夜市,比如有的城市晚上很冷就不适宜,但是一个地方肯定有原有非常活跃的自由性比较高的经营业态,灵活性比较好的业态,把这些恢复好就行。在全国一盘棋考量时还要重视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湖北地区。

5、数字技术时代的“地摊经济”和从前有何不一样?

王靖一认为,数字经济的加持,能够有效解决现金管理和流水记录两大问题,第一,使用现金、持有现金有很高昂的成本,数字技术能够帮助规避这部分成本;第二,记账功能所带来流水管理智能业务分析会帮助经营户提升经营效率;第三,业务可以实现更多扩展,通过经营流水沉淀,从而享受保险、贷款等更为丰富的金融服务

6、“地摊经济”可能会有哪些风险?

王靖一在提到“数字经济”带来变革的同时警示必须重视技术创新带来的市场风险。数字支付、二维码让业态变的更加灵活、更加便利,消费券让个体户享受了好处,但也可能存在有人利用地摊进行骗钱,比如说传销、套路贷、恶意加盟等非常恶性的生态。

7、“地摊经济”这个“大而泛”的概念中,具体会有哪些业务呢?

因为灵活经营和没有经过正规注册的特点,目前统计数据无法准确计算“地摊经济”的实际规模和业务范围,据2020年5月日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9—2020小微经营者融资情况分析报告——“小”的力量》可作为一个对照参考,从15万份样本调研结果来看,小微企业的构成为:31.6%是批发零售业,12.7%是住宿餐饮业,9%是民生服务,7%是鱼林牧渔业,6.9%是建筑装修业,6.8%是其他服务业,6.5%是食品服装等轻工业。另外,调查还发现,“小微”经营者规模越小、盈利能力越强,近半数的“小店经济”盈利水平超过20%。

8、 “地摊经济”会不会引发假冒伪劣产品盛行?

王靖一认为这是个“伪命题”——“我们要理清一个逻辑,摆摊的人不是制造货,是进货从他把货卖掉,从源头上控制他从哪儿买的假货,才能根本上保证他会不会把假货带回来盛行。”经营户只是赚差价而已,与其查“地摊经济”售卖情况不如从源头的进货渠道来管理。

9、线上网购已经很发达了,为什么还要发展“地摊经济”? “地摊经济”的竞争空间、生存空间在哪里?

网上购物发展了近20年,为什么还回头过来发展“地摊经济”呢?王靖一提到了长尾和边际效用递减两个理论,找再稀奇古怪的东西可以在购物网站找到,同时可以非常低的成本把东西扩张出去。但是,他认为在网店经营中,长尾理论适用于消费者而不适用于经营者,如果没有雄厚资本和非常深厚的经验,因为网店“赢者通吃”的特点,可能开一家新店一个月卖不出去一件东西。而相比较而言,线下恰恰是一个经营者的长尾市场,摆摊总有一些可以经营的店。

至于摆摊人或者个体经营户怎么跟商超、便利店进行竞争,王靖一举例提到,自己在北京的便利店买了某种饮料是6块钱,但他平常在街边小店购买的价格最低是3块钱,只要有这种差价的存在,那么售价3块钱的店就永远有存在的空间。“线下小店服务半径有限,所以它的市场永远在那里,线下‘地摊经济’是经营者长尾市场,这是我们对它有信心的原因。”

10、小微数字经济的三大趋势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研究总监林晨在最后总结了小微数字经济的三个趋势:

第一,混合化。线上商家在线下化,线下商家在线上化,现在,很多小微企业无法准确区分是线上还是线下的,它们大多使用二维码,行为在混合化。

第二,从被动到主动的转变。之前进行业务拓展过程中,说服商家用线上化工具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反而疫情之后大家对于线上支付、线上外卖等更容易接受,主动申请线上的各项服务。

第三,从单点到多面。以前个体经营者只会使用支付服务,现在他们希望获取更多营销和金融服务,比如信贷支持和商品管理,在数字平台上做营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