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长时间不发布 寺库濒临退市边缘

2021-10-13 09:52:03

来源:钛媒体APP

奢侈品电商寺库的春日已经一去不复返。

遥想2017年,寺库被冠以“奢侈品电商第一股”,敲钟纳斯达克,以13美元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共融资1.1亿美元,一时风光无限。

四年之后,裹挟在电商行业之变中的寺库,陷入了低谷。截至当地时间昨日收盘,寺库的股价已经跌至1.34美元/股,离纳斯达克的“持续120天1美元即退市”只有一步之遥。公司的总市值也仅为九千多万美元,跌出了1亿美元市值行列。

此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寺库自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再未发过财报,并且因此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

也正是因为其自救举步维艰,今年1月,寺库创始人李日学表示,若企业有合适的机会和适当的价格被收购,就私有化退市。然而目前,寺库尚未能完成私有化。

寺库的财务、信任危机

寺库连续数季度未能披露财报、并且徘徊在退市边缘,显示其当下面临着千疮百孔的问题,包括资金和信任的双重危机。

在消费者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与寺库相关的投诉已经超过3000条,涉及虚假发货、无法退款、鉴定出错、服务态度差等。电诉宝在今年还将寺库降级为“谨慎下单”“不建议下单”。

受到寺库资金危机影响的还有供应商。最近,被拖欠货款半年左右的供应商们组织了许多美妆、数码、家电、轻奢维权群。其中一个名为“寺库-还钱”的微信群中,就有超过200位家供应商,欠款金额在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

拖欠供应商款项

面对供应商们的恐慌,寺库提出的解决办法是以“金融结算”方式偿还,即寺库向金融机构贷款,但需供应商自行支付10%的高额利息。然而,这其实只是寺库的缓兵之计。在这之后,寺库又以系统升级为由,将还款时间统一延长为90天,加重了供应商的负担。甚至,还有供应商表示,寺库的金融业务也已停止。

对此,9月底,寺库对供应商给出的回应是“系统正在升级”。

员工方面,大量打工人表示寺库已经拖欠多月工资。有网友表示,如今进入10月,寺库依旧没发8月的工资,并且公积金、社保也从8月开始断缴。并且,寺库目前发工资是“挑着发的”。还有认证为寺库员工的网友发帖称,今年的前8个月,正常发工资的情况只有4次。

寺库员工自曝拖欠工资

由此可见,寺库的财务危机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寺库并没有对财务危机做积极的公关,该公司如今丧失的还包括品牌信任度。

面对粉丝和大众,去年6月,寺库联合明星在快手开启直播首秀,声称1秒钟售空上千个古驰虎头腰包,10分钟带货1000万。不过,第二天小伊伊直播间的数据造假被曝光后,寺库再未公布直播新成绩,截至目前快手粉丝也只有12万左右,直播基地也没有新推进动态。

今年7月,拥有122万粉丝的抖音红人“阿酱星”称在寺库买到假货。此外,大量买家也纷纷声讨寺库的假货。

供应商方面,有网友表示,寺库至今依旧在坑供应商入驻骗货,来发员工工资。

奢侈品线上市场不足,品牌方掌握高额利润

寺库的财务危机背后,既有着疫情经济危机的因素,也有着奢侈品电商行业内部的困境。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寺库营收分别为37.40亿元、53.88亿元、68.69亿元,实现了年比年增长。

2020年,疫情的肆虐带来的购买力下降,尤其使寺库这样售卖非生活必需品的企业陷入了寒冬。2020年前三季度,寺库报告期内营收为36.85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营收48.29亿元,减少了23.7%;前三季度净利润为2080万元,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为6210万元,同比骤降66.5%。

不过,寺库面临的问题不能都归结为疫情。

贝恩在报告《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中写道:“从消费地域的角度来看,中国内地在全球市场的占比几乎翻了一番,从去年的11%左右跃升至2020年的20%,我们预计这一增长趋势还将在未来延续下去。”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贝恩的报告中数据,2020年中国奢侈品的线上渗透率提高10个百分点到23%。由此可见,原本通过线下渠道消费的用户,不得不在疫情期间完成了渠道转移,为线上奢侈品电商提供了机遇。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线上渗透率的增加不等于销售额的同步增长。

腾讯广告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洞察报告》的数据则显示,有超过80%的中国消费者在购买奢侈品时会选择线上研究、线下购买的方式,这一比例远高出全球平均水平。这兴许是因为国内的在线奢侈品市场信誉度相对欠缺。

从寺库的财报中可以发现,其月活用户从2019年Q1的30万增长到了2020年Q3的52万。然而,正如腾讯的报告中所提,由于国内奢侈品购买转化率较低,对其GMV的影响也有限。

由此可见,对于奢侈品电商而言,同步发展线下店兴许是一条可以尝试的路径。然而,虽然寺库早在几年前就开始探索线下门店,目前都只在五个一线城市开设了体验中心,规模与深耕多年的奢侈品大牌门店不可同日而语。

此外,寺库面临的另一困境,也是奢侈品电商面临的共同困境,在于奢侈品的大多数利润属于品牌方,留给中间商的利润空间很小。

譬如,施华洛世奇、DW等品牌,毛利率达到60%以上,电商平台能够获得的自然仅剩微薄的利润。

甚至,奢侈品品牌亲自下场电商平台,更是给中间商寺库带来了降维打击。疫情暴发后,Prada、阿玛尼、LV等开始直播带货,自建小程序商城。消费者显然更加信赖这些官方销售渠道,寺库这样的中间商,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威胁,可能因此反而超过了获得的机遇。

除此之外,寺库面临的竞对平台还包括天猫国际、京东等等。大平台的背书,给了消费者更多的保障。

据新浪科技报道,京东CEO刘强东直言,以零售为主的平台类垂直电商注定没有机会。“垂直电商,只有垂直品牌可以存活,不是它的电商平台有价值,而是品牌有价值。”因此,寺库难以在众多平台中凸显出自己的独占性优势。

尽管寺库的经济、信誉状况均堪忧,它还是尝试着在近一年内力挽狂澜。

去年12月,寺库在北京三里屯推出了第一家奢侈品直播基地,寺库曾对外表示,公司会与直播MCN机构以及抖音、快手的主播合作,促成每日直播,接下来还将在全国多地建设直播基地。然而,效果也并不理想。

“并不是所有品类的商品都适合直播带货,此前LV直播带货就出现过翻车的情况,奢侈品客单价高,如何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把握客群消费习惯,贴合品牌调性,保证商品质量都是要面对的问题。”一位长期观察电商行业的人士对鳌头财经表示。

事实上,奢侈品的购物体验还在于优质的服务,而不是直播间快餐式的消费体验。这两者之间的不匹配,也使得奢侈品直播收效甚微。

正因为如此,寺库想要捱过这个冬天,实属艰难。